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

人妻乱伦

  »  

【偷母】【作者:红龟(guiliren的笔名)】【完】

【偷母】【作者:红龟(guiliren的笔名)】【完】

  「少华,可以吃药了。」人未到,柔和甜腻的声音已经到了,伴随着一阵幽香,一个绝色少妇走了进来。
  粉红色的睡裙也挡不住里面玲珑有致的身材,虽然四十多岁了,还生了一个儿子,但岁月却不能在其脸上留下痕迹,物质生活好,保养得当,所以雨婷看起来还像二十多岁的青春少女。
  「妈,我可不可以不吃啊,真的好苦。」少华躺在床上,苦着脸对雨婷道。
  雨婷坐在床边,温柔的说:「少华要乖哦,只有吃药才能快点好啊。」少华今年十九岁了,由于包茎,所以去做了包茎环切术,这几天就没去上学,呆在家里养伤。「来,让妈妈看看,伤好得怎麽样了。」少华有些难为情的道:
  「妈,不用了吧。」雨婷笑着说,「你是我儿子,让妈看看还害羞啊,你可是我从小带大的啊。」说完,伸手解开少华的松紧裤,少华虽然很尴尬,但也放开了,心里还有些暗喜。雨婷解开少华的裤头,一根硕大的阳具弹了出来。不错,是弹,因为刚做完手术,包着绷带,由于龟头刚接触外面的世界,所以显得特别敏感,这阵子少华可是苦不堪言,老是被刺激勃起,勃起又撑涨了伤口,那个感觉啊,就是疼。
  所以内裤都不敢穿了。
  雨婷看着儿子雄纠纠的阳具,那龟头像个大蘑菇头,红得发紫,散发出男性的味道。雨婷下意识的夹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好大啊,不知道…雨婷突然清醒一下,暗骂在自己想什麽呢,也不怪雨婷,公公老何已经年进七十,性能力已经不高了,一个月也就搞一两次,而且很快就射了,根本满足不了自己的性慾。不过现在科技发达,一些仿真阳具倒也能满足自己些许性慾,但总归比不上真枪实弹来的爽快,所以看到儿子的阳具难免会产生生理需要。
  雨婷摸着少华的阳具,笑着问,「疼吗?」「当然疼啦,它老是涨起来,好难受啊。」雨婷说,「因为它也要长大啊,呵呵。来,妈给你换条绷带吧。」说完小心翼翼的打开有些染血的绷带,仔细的擦上消毒水,紮上绷带。少华低头看着雨婷专注的神情,不禁有些迷醉。思绪不由得飘向七岁前的那个晚上。
  那天,少华得了重感冒,躺在床上休息。也是妈妈在旁边细心的照顾他,那时候他感觉好幸福,虽然没有爸爸,但是有很爱他的妈妈和好疼他的爷爷。但是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他目瞪口呆,别看少华年纪小,但由于家庭教育好,智力很高,接触的社会也比较广,已经能分辨是非。他看到,他那女神般的母亲,被他爷爷脱光了衣服压在床上肆意鞭鞑,而且还在他的旁边做这种苟且之事。那天晚上,爷爷端给他一碗药水让他喝,少华嫌苦,偷偷的把它倒掉了。
  半夜,少华被口渴给弄醒了,微微睁开眼睛想要起来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的床在摇晃,不时听到一些呻吟声。他转过头往声源望去,只见他妈妈全身光溜溜的趴在床上,爷爷跪趴在妈妈背后,两只手探向那两个跳来跳去的肉峰,不停的柔捏,改变着各种各样的形状。屁股紧紧的贴在妈妈挺翘圆润的臀部,不停的抽插耸动,嘴里发出赫赫的声音。妈妈也不时小声的叫唤几下,「嗯???嗯??
  ?喔??喔??好舒服???爸??嗯?你????你小声点,别把少华吵醒了。」老何淫笑着道,「没事,晚上我在他的药里加了安眠药,保证他不睡到中午是不会醒的,不管他了,我们继续玩我们的,我的好儿媳,公公的鸡巴怎麽样啊,爽不爽啊。」雨婷喘息的说,「爽死了???公公你的鸡巴好大啊????干的儿媳舒服死了??嗯????你用力点,把儿媳干死吧,喔?喔???????」老何见儿媳放开了,也拚命在儿媳的身上耕耘着。气喘嘘嘘的问道,「好儿媳,咱们在儿子旁边做爱刺不刺激啊?」雨婷紧张的转过头来看看儿子,娇缜的说,「爸,少华是你的儿子,这是我们的秘密。别让人知道了。在外面,他就是你孙子。」老何笑呵呵的说,「这个我懂的,此事只有天知,地知,你知,我知。
  呵呵。」老何和雨婷根本想不到,现在已经有另一人知道了。由于老何和雨婷是背对着少华做爱,所以没发现少华醒来,在雨婷转过头来时,少华已经闭上了眼睛。
  此时,少华心里震惊一片,更是心乱如麻,他根本想不到,自己是爷爷和妈妈乱伦的产物,自己的爷爷居然是亲爸爸,少华觉得自己快精神错乱了,他乾脆不想了,把这个秘密留在心里最深处。少华偶尔睁开眼睛眯成一条线,偷偷的看着爷爷和妈妈在颠凰倒凤,小鸡鸡居然也挺了起来,突然,一阵电流通遍全身,少华全身紧绷,抖动了几下,感觉有几股热呼呼的东西射了出来,全身舒畅。就这样,少华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次射精。然后,怀着复杂的心思沉沉入睡,而旁边的公媳俩,也接近了高潮的尾声…思绪飘了回来,少华复杂得看着自己美丽如女神的妈妈,一头柔顺漆黑的长发垂在肩上,鼓囊囊的胸脯把睡衣撑得涨涨的,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突起的乳头,妈妈穿睡裙有不喜欢穿文胸的习惯,因为她觉得穿文胸睡觉不好,但这样却饱了少华的眼福,少华经常贼溜溜的偷看妈妈浑圆的肉峰。睡裙只是包住了屁股,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,一些微小的经脉清晰可见,看得少华暗暗的吞了口水,这个年龄的青年,正是对性最旺盛最好奇的。
  而少华梦遗的对象,就是自己这个美丽性感的妈妈,他经常梦到那天晚上爷爷和妈妈做爱的情景,只是爷爷变成了他。他兴奋的大喊大叫,在一阵阵快感中醒来。他对妈妈的肉体特感兴趣,总想偷看妈妈洗澡的样子,可惜不能如愿,只能偷偷在卫生间拿妈妈换下来的内衣裤打打飞机,只是后来几次妈妈洗完衣服后眼神怪怪的看着少华,欲言又止。后来妈妈洗澡之后直接把衣服洗净晾在阳台了。
  少华迷醉的看着妈妈,突然动情的说,「妈,你好美。」雨婷惊讶了一下,笑咯咯的说,「你个小鬼头,妈妈哪里美啊。」少华说,「妈妈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,我爱你妈妈。」雨婷听着儿子的话,眼微微红了一下,说,「你就会哄妈妈,不过,妈妈爱听,妈妈也爱你。」说完,情不自禁的把少华搂在怀里,想起这些年的寂寞,一个年轻寡妇不容易啊。现在儿子也懂得体贴妈妈了,觉得好开心。少华被妈妈搂在胸口,脸贴在妈妈丰满的肉峰上,一阵阵奶香和着体香让少华深吸了几口,下体阳具挺得更高了,突然,一阵裂痛,让少华倒吸了一口气,「啊」的一声叫了起来,雨婷慌忙问道,「少华,你怎麽了。」少华痛得说不出话,只是指了指下身,雨婷往下一看,新换上去的绷带都染红了,原来是伤口裂开了,吓得雨婷急忙把少华送到医院去。
  「医生,我儿子的伤口怎麽样了。」雨婷焦急的问道。一位王姓的医生温和的说,「呵呵,太太不用着急,只是伤口裂了一下,没什麽大碍。」雨婷说,「医生,我儿子他说阴茎老是勃起,然后就撑到伤口,很疼,有什麽办法解决麽?」王医生想了一下说,「有两个办法,第一个就是用药物,不过可能会造成一些后遗症,如勃起障碍,一般不使用。第二就是让其射精,射出来自然不勃起了。建议你们使用第二种。」雨婷感谢道,「谢谢王医生。」少华坐在床边,裤子半褪在腿上,浓密的阴毛上,昂扬挺拔的阳具一住擎天,雨婷的手在少华的龟头上慢慢的抚摸,一边问,「少华,要射了没?」少华既痛苦又快乐着说,「妈,还没来感觉啊。」雨婷微红着脸,虽然给自己的儿子按摩阴茎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,但儿子也是个男孩子了,多少都会对她产生一些影响的。要说无动于衷那是不可能的,尤其是她还经常得不到满足,看到儿子的大阴茎,悄悄和公公比划了一些,发现儿子的居然比公公的还大,昨晚甚至做了一个春梦,在高潮的时候,发现那个男人的脸居然是自己的儿子少华,然后那个快感居然比平时更强烈了几倍,早上起来的时候下体都是湿黏黏的一大片水渍。把睡裙都打湿了,甚至还渗透都床单下。
  这时,少华对雨婷道,「妈,这样子不行,要不,再给我点别的刺激看看吧。」雨婷疑惑道,「什麽别的刺激。」少华吞吞吐吐的说,「妈,要不你让我看看你的乳房,这样可能有效果。」雨婷俏脸一红,刚想骂一下,看到儿子痛苦的表情,心又软了下去,犹豫了一下,心想:也没什麽的,少华是自己的儿子,而且从小也是喝自己的奶水长大,现在让他看看也只是治疗的需要。
  看就看吧,于是,就在少华火热的眼神下慢慢的解开前襟,露出一件湖绿色的性感文胸来,丰满的双峰半藏在文胸里面,还有三分之一的乳肉露了出来,雪白的一片,在文胸的作用下挤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沟。少华的气息不禁粗重起来,直勾勾的看着妈妈若隐若现的乳房,心中疯狂的喊道:极品啊,三十六D的就是大啊。再脱,再脱。少华都想亲手把妈妈的内衣扯下来,看看里面的庐山真面目。
  在少华期待的目光下,雨婷缓缓的解开文胸,两个雪白挺尖的大白兔跳了出来,颤巍巍的抖了几下,两个微粉的乳头慢慢的凸起,变硬,一股奶香味弥漫开来,看得少华的眼睛都快瞪了出来,他呼吸粗重,盯着那两个雪球,激动的问,「妈,可不可以让我摸几下?」雨婷脸红红的,点了点头,看到儿子的表情,雨婷微微得意了一下,她对自己的身材还是挺满意的,她下意识的挺挺胸膛,让乳房挺得更大。
  少华颤抖的手慢慢的覆盖上妈妈的乳房,那滑腻柔软的触感,让少华迷醉的揉捏起来。雨婷感受着儿子对自己的抚摸,一种异样的感觉袭来,让她不禁嗯的小小呻吟了一下,感觉下体分泌出些许液体出来,让她不禁夹紧了双腿,悄悄的磨擦几下。随着刺激的加重,少华的脸都涨红了,毕竟是气血方刚的青年,受不了刺激,全身抖动了起来,不禁喊了一下「妈」,雨婷以为儿子的伤口又裂了,赶紧低头查看,没想到,一股,两股,三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少华的马眼上接连激射而出,喷射在雨婷绝美的脸上,鼻子,脸颊,甚至嘴角上还有,顺着下巴缓缓的往下滑落。
  字节数:7623
  【完】